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天机图图片 > 黄莺 >

千年广绣盼传承 末代“花佬”觅男徒(图)

归档日期:05-25       文本归类:黄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千年广绣在发展之初秉着“传男不传女”的传统,穿针引线的是一群血气方刚的须眉丈夫。广绣第四代技艺传承人许炽光出生于广绣世家,6岁开始学艺,迄今已有70载。20世纪初,广绣行业欣欣向荣,当时广州有三千“花佬”,如今只剩他一人。“日暮堂前花蕊娇,争拈小笔上床描。绣成安向春园里,引得黄莺下柳条。”女子刺绣总是诗人笔下一道美丽的风景。刺绣与女性,像磁铁的南北极,总是紧紧相连。近日,“最后的花佬非遗传承人广绣艺术大师许炽光师徒作品展”在二沙岛岭南会展览馆举行。一段隐匿的历史广绣最后一位男传人许炽光重现在世人面前,他如今已79岁高龄,艰难维系着广绣这门几近失传的手艺活。专家告诉记者,具有千年历史的广绣,在发展之初却秉着“传男不传女”的传统,穿针引线的是一群血气方刚的须眉丈夫。旧时男绣工又称“花佬”。20世纪初,广绣行业欣欣向荣,当时广州就有三千花佬。而目前广绣的发展却面临式微,旧时花佬如今只剩下许炽光一人,被誉为“最后的花佬”。许炽光在这道逐渐没落的光环下,艰难地传承着这门几近失传的手艺。借助这个展览,南方日报记者近距离接触了年近八旬的许炽光及他的第一个徒弟甘燕锦,揭秘他们是如何守卫这门岌岌可危的艺术。广绣的针法主要有7大类30余种,包括直扭针、捆咬针、续插针等,最后的花佬许炽光烂熟于心。许炽光出生于广绣世家,经历过广绣的黄金年代。然而岁月流转,谁曾想,如今已近80高龄的他竟成了广绣的最后一位男传人。在广绣的历史上,曾一度流传着“传男不传女”的行规。只有男人才能入行,亲属如老婆女儿,做得再好,也只称为“从属”。但后来由于交货紧,人手不足,男女都参与到刺绣工作中。不同的是,刺绣工序分上下,女的做下工序,又叫下手绣工,男则相反。女的主要绣祭神贡品,男的主要绣欣赏品。从许炽光的曾爷爷许炼成开始,许家世代都从事刺绣行业。许炼成两个儿子、孙子都从事刺绣。儿子许荣和许松不但绣花功夫了得,而且分别还是行内有名气的“执花”(检查绣品质量)、“洗花”(把出现污渍的绣画、绸缎挑出来清洗干净)能手。许家的广绣传承到了许炽光已经是第四代。许炽光出生于20世纪30年代,6岁开始学习广绣,在家人的传授下,一双稚嫩小手穿针引线,凭着超越年龄的沉稳安静,绣出色彩斑斓的张张绣画。许炽光在刺绣上很有天赋,仅一年时间,他已经熟练掌握各种针法。除了成熟的针法,他还是一个聪明机智的“花佬”。记得有一次,他在榄灯下绣《上山虎》。当时榄油质量差,杂质凝在灯芯上,突然“砰”一声爆炸了,绣布被溅出十几个黑点,而次日就要交货,家人急得如热锅蚂蚁。这时,许炽光的聪明才智派上用场了。只见他拈针穿上不同色阶的绿丝线,绣出十几棵树遮住黑点,画面因此富有层次感,看不出被油灯溅到的痕迹。次日,让交货铺主连连叫好。出身刺绣世家,许炽光在广绣领域颇有造诣。上世纪50年代,梁纪设计,苏文、朱开、许炽光等多人绣制的《紫荆孔雀》入选挂于北京人民大会堂。不管是刺绣人像、山水,还是刺绣兽口、花鸟等,许炽光使用的针法和表现手法都比较全面、精通,并发明“施盖针”、“鸡仔针”等新针法,被同行誉为“对针法颇有研究”的艺人,有高超的艺术造诣和丰富的创作经验,被誉为广州一百双巧手之一。他曾经获得中国工艺美术终身成就奖,是获此大奖的两位广州广绣大师之一。20世纪初,3000多的“花佬”如今只剩许炽光一人,而目前掌握这门手艺的也不过百人,更让人揪心的是,年轻一代许多已不知道这门传统手艺,更别说传承。翻开广绣辉煌的历史,如今的景象让人唏嘘。2003年,已经退休10年的许炽光再次出山,“看到广绣现在的发展,我很遗憾,想在有生之年培养一批传承人,守住这门艺术。”许炽光如是说。其实早在上世纪60年代,许炽光已经开始收徒。甘燕锦是许炽光的第一个徒弟,也是打破行规招收的第一个女徒弟。广绣有着传男不传女的传统,何以收女徒弟?许炽光说,在甘燕锦之前,他非常渴望招到男徒弟。广绣要求有美术底子,许老于是到美院招生。后来来了一批带眼镜的学生,“如果没学就带眼镜,以后岂不是要眼镜上再加个眼镜。这次没收到徒弟,以后也没有男的来学。”许炽光介绍,和他同龄的男绣工,现在已经退休不做了。他自己的子女虽然也懂广绣,但这行赚不到钱,为了谋生,他们也不得不做其他工作。许炽光对于广绣的传承中,一直强调创新。“我们与名画家陈永锵、陈铿等合作,将国画和油画等制作成广绣,就很受欢迎。”如今,许炽光受聘于广州绣品工艺厂,担任艺术总监。他除了仍然指导和参与创作外,更多的是进行各种表演,到小学和大学里,到“非遗”中心举办的研修班培训学员,他还两次登上广州塔,表演广绣绝活。“我不想让广绣衰在自己的手里,不想成为最后一个花佬。”已经坚守了50多年的许炽光如今最大的苦闷是,收不到男徒弟。2003年以来,许炽光前前后后共收了几十个弟子,但留下的只有10个左右,主要从事设计和刺绣,但却始终没能收到男徒,是一大遗憾。

本文链接:http://alamfana.com/huangying/101.html